永宁长歌

(即将成为初三狗,开学后暂离,不时诈尸)
本命崇祯/万年启祯党(启祯大旗摇起来!!!)/明史深度中毒患者/大爱周周姐(达叔也爱,只是她偏爱唐朝)/懒癌晚期/完美主义者/挖坑老司机/强迫症患者/选择困难症晚期/也粉老朱、四叔、张太岳、万历兄等大明朝的其他一些人,但启祯党坚定一万年/但近期有种要向朱杨党迈进的趋势/也粉汪曾祺、梁实秋、张晓风的散文

近期不知怎的又爱上了昆曲,《桃花扇》看到潸然泪下……

自认为算个灵魂画手,近期唱歌技能点还有所下降……

理想:像周周姐那样画画好!文笔美!做个高产的同人历史作者!!!(画外音:不存在的……)
另附围脖:@永宁长歌锦绣行

每每看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时,莫名会想思品书的最后一课时的相关链接,里面提到顾炎武《日知录》的内容:“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是梁启超概括的……

狐周周:

   “权柄下移”与“刚愎自用”


      在明代,天下奏疏的进呈中央,来自通政司及会极门的奏疏送往内阁前,会先呈进御览,皇帝对章奏的态度是内阁票拟的前提,内阁票拟过后,会再度呈进御览,皇帝有不同的处置方式,或御笔批红形成皇帝诏旨,或驳回重新拟票。


     明代后期,批红的工作已基本由司礼监代行,因此奏疏第一次呈进御览的时候,皇帝是否频繁与内阁秘书进行交流,成了皇帝是否勤于政事的评判标准之一。


      此时的传旨方式可以有两种,或口头,或书面。口头传旨,就是让司礼监文书房的文书官向内阁传口谕,书面谕旨,则是由文书官以赉送御札的形式传示。


       天启即位之初,曾一心搞新政,悉心政事,批阅文书,《天启起居注》中时常能看到奏疏在首次呈进御览之时,内阁收到的“奉上传”“奉上谕”等传旨记载。

       以至于当时的首辅大臣叶向高对此非常头疼,曾亲题一本批评皇帝“过于勤奋”,内容是这样的:你勤于政事是好的,但是实在理解不了你想干嘛,不回复你吧,没礼貌,回复你吧,耽误时间,还是别给我们瞎指挥了,好好在宫里读书吧。

      天启皇帝被泼了一顿冷水,一气之下撂挑子不干了。

      其实明代自嘉靖以后就有点欺负幼主的意思,天启崇祯皆是十五六岁登基,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诸臣欺朕年幼。”

      两个难兄难弟的控诉也是实事,泰昌元年,刚刚登基不久的天启曾经委屈地发过一道谕旨,讲早朝之时,朝臣对自己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在他面前大声吐痰,咳嗽

——“视朕幼冲,如此肆慢。”

      天启元年,辽沈沦陷,朝臣却忙于门户之争,纷纷杜门而去,最严重的时候内阁首辅和阁臣全部受了攻击,在家避嫌不上班,兵部从部长到侍郎没有一个出来任职,甚至有些官员,招呼都不打,一赌气就离职了。

       天启皇帝不得不左一道谕旨右一道谕旨催促大家:“不要打了,快来上班,沈阳什么情况?辽阳什么情况?求求你们顾一顾大局。”

——“大臣只畏讥弹,不任劳怨,纷纷杜门,成何国体?辅臣刘一燝、尚书李汝华、都着立即出事,尚书、侍郎许弘纲、张鹤鸣、祁伯裕,王在晋刻期到任……”

——“纷争求胜,辙欲乞身,遂至互相效仿,封印杜门,使朕不能任用一人。”

       面对朝臣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赌气离职,天启终于按捺不住,下了一道登基以来语气最为严厉的旨意:

——“辅臣刘一燝、韩爌,尚书周嘉谟、黄克缵,着即刻遵旨视事,不得延误。

此后大臣进退取自上裁,小臣去留一听部议,如有不奉明旨,擅自去职者,
自有朕命在,自有国法在。


再有欺朕年幼者,挟私逞意者,朕绝不姑息!绝不轻恕!绝无戏言!”——《天启起居注》


       有人说,明代专制严重,其实到了明代后期,内阁拟票、司礼监批红,六科封驳形成了完整的三角制衡关系,皇权非但没有加强,皇帝反而在内阁与六科的两厢夹逼中处于劣势。

       成熟后的天启皇帝采用与他皇爷爷万历类似的“消极抵抗”方式,抵抗国家中央集权高度发展后导致对于皇帝的分权,甚至可以说他要比万历皇帝更聪明些,把自己变成了一道影子,躲在阉人背后,专心培养自己的党羽,这些党羽在天启朝称作“帝党”,表面由魏忠贤领导,到了崇祯朝,这些党羽才有了后来被广为人知的头衔:“阉党。”

       而崇祯与万历天启不同,他采用“积极抵抗”的方式,就开篇处理奏疏一事,也有臣子给崇祯上过奏本,告诉他不要亲力亲为管理国事,当好精神偶像就足够。

       崇祯不想做傀儡,他说了一句话,堵住了百官的嘴,当然,也就是这句话,把他自己害了。

——“听朕乾纲独断。”《崇祯长编》

       由于崇祯在私生活上实在无所挑剔,这一句话就成了文臣攻击他的把柄,他们无法忍受年幼的皇帝要长硬翅膀,无法忍受自己的权力被减轻。

      想要“乾纲独断”的皇帝得偿所愿了吗?当然没有。

      所以我们看到了崇祯朝太多太多无奈,为什么不议和?为什么不南迁?为什么抚缴不定?一味指责皇帝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的人,本身就连明代政府的运作方式都不了解,亏得还好意思批评崇祯“刚愎自用”。

       可以说,崇祯那句并没有实现的“乾纲独断”在明朝灭亡后成为了百官的救命符,因为这四个字,大臣们便可以肆意地将亡国的锅扔给这个其实并没有那么大权利的皇帝。

       诚如杜车别老师所说:“明末的问题不是专制,恰恰是政府不够专制。许多人把亡国责任推到崇祯头上,其实是让一个并无专制权力的人承担一个专制者才能承担的责任。”——《大明王朝是被谁干掉的》

       博主十分喜欢的锦衣卫王世德,在《崇祯遗录序言》中将天下责怪皇帝的文臣心里解读的透彻犀利:

——“乃一二失身不肖丧心之徒,自知难免天下清议,于是肆为诽谤……或曰好自用以致亡,举亡国之咎归之君,冀宽己误国之罪。”

——“转相告语。而浅见寡闻之士以为信然,遂笔之书而传于世。”

      如今,多少人还在甚以为然地给崇祯贴“刚愎自用”的标签,这些人,岂不就是锦衣卫口中浅见寡闻之士么?

       明朝灭亡的原因众说纷纭,还是顾炎武总结的最简单直接,上至帝王将相,文武百官,下至黎民百姓,黔首蓬蒿,人间鼎革,华夷变态,所有这一切的苦难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评论
热度(560)
©永宁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